Babaji's Kriya Yoga
Babaji's Kriya Yoga Images
English Deutsch Français FrançaisEspañol Italiano Português PortuguêsJapanese Russian Bulgarian DanskArabic Farsi Hindi Tamil Turkish Chinese (中文)
 

                                   

巴巴吉是谁?

在一九四六年,现代印度的一位伟大瑜伽修行者帕拉宏撒尤迦南达(Paramahansa Yogananda)在他的《一位瑜伽修行者的自传》一书中向世人揭示了巴巴吉,一位如同耶稣一样的圣人和长生不死的瑜伽修行者:马哈瓦塔(Mahavatar)巴巴吉(Babaji)。尤迦南达讲述了巴巴吉如何在过去多个世纪在喜马拉雅山区远程引导许多灵修上师,通常这些灵修者可能都没觉察到该种引领。巴巴吉是一位伟大的瑜伽成就者,他自己不仅成功地超越了人性的局限性,而且在幕后默默地帮助人类的灵性发展。帕拉宏撒尤迦南达同时也披露了巴巴吉在一八六一年将一系列强大的瑜伽技巧,又称为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教授给了拉何礼马哈萨亚(Lahiri Mahasaya),马哈萨亚继而接引了许多人入门,包括三十年之后尤迦南达的耶稣般上师瑜克特斯瓦(Sri Yukteswar)。尤迦南达与其上师生活在一起十年之后,巴巴吉在其面前现身,并让他将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的神圣艺术传播到西方。尤迦南达从一九二零年到一九五二年一直致力于该项神圣使命,直到他离开他的身体,实现了瑜伽大三摩地。作为对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神效的致敬以及传承的祝福,尤迦南达的身体在之后的二十一天直至在洛杉矶入葬时刻并未出现腐烂的迹象。二零零二年的三月七日是尤迦南达坐化五十周年纪念日。他的肉身在二零零二年三月被转移至一个永久的三摩地圣陵,全世界许多人依然对尤迦南达留给后世的遗赠心存感激。

克利亚(克里亚)巴巴吉的自我揭示

在印度南部,巴巴吉从一九四二年起就开始准备两位其他的灵修者以传播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一位是年轻的S.A.A拉迈亚(S.A.A Ramaiah),他是马德拉斯大学的地质系毕业生;另一位是V.T尼拉康腾(V.T.Neelakantan),他是一位著名的记者,也是安妮贝桑的亲密学生,后者是神智学协会主席以及克里希那穆提(Krishnamurti)的导师。巴巴吉在他们面前分别现身,然后将他们带到一起为他的使命工作。在一九五二年和一九五三年,巴巴吉向尼拉康腾口述了三本书,分别是《巴巴吉之声以及神秘学揭秘》、《巴巴吉降服弊病之法宝》、《巴巴吉的死亡之死》。巴巴吉向他们揭示了他的出身、传承和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在巴巴吉的要求下,他们在一九五二年十月十七日创建了一个新的组织,名为“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僧伽会”,以致力于传授巴巴吉的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

该书在出版以及印度传播时造成了轰动。自我实现团契SRF(Self Realization Fellowship)试图削弱此书以及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僧伽会影响力并使两者消失,该企图最终在尼拉康腾的朋友即当时的印度首相潘迪特内鲁的帮助下未果。在二零零三年,巴巴吉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教师会将这三本书命名为《巴巴吉之音》一书重印。在《降服弊病之法宝》一书内,巴巴吉回答了“我是谁”这个问题。当我们真正明白我们是谁的时候,我们就会明白巴巴吉是谁。巴巴吉并不等同于一组有限的人格或一系列生活事件,甚至也不是他已经神化的身体。该书内他也第一次揭示了他生活故事的宝贵细节,以为我们指出实现自性之路,且每个人都可以追求。这些细节继而在《巴巴吉和十八位瑜伽成就者的传承》一书内有所记录。

巴巴吉真名叫纳伽拉吉(Nagaraj),意味着蛇王,指的是我们每个人的昆达里尼灵能,我们最神圣的潜在能量和觉知力。他在公元后二百零三年的十一月三十日出生于印度泰米尔纳德邦的帕朗吉佩太(Parangipettai),位于考复利河流入印度洋的地方。他的出生正好是罗西尼星(Star of Rohini)的升起(即月站Nakshatra),克里希那(Krishna)出生也是一样的星辰。他的出生正好在光之节的庆祝期间(Kartikai Deepam),这是泰米尔的卡提凯月的新月前一晚,他的父母是南布得利婆罗门,当年从南印西边的马拉巴海岸移居此处。他的父亲是村落里的湿婆神庙的祭司,今天该座神庙是湿婆之子穆鲁加(Muruga)的神庙。

五岁时,纳伽拉吉被一个商人绑架并作为奴隶带到了加尔各答。一位非常有钱的商人买了他,以还给他自由。他加入了一个小团体的流浪僧团,跟着他们学习了印度宗教和哲学著作。但他依然渴望进一步学习。听说南部伟大的瑜伽成就者即完美大师阿嘎斯提亚(Agastyar)的存在之后,他到卡提伽马(Katirgama)圣庙进行了朝圣之旅,卡提伽马位于锡兰的最南端,也是印度次大陆以南最大的岛。在那里,他遇到了阿嘎斯提亚的弟子博格纳萨(Boganathar)。他在四年间从博格纳萨这里刻苦学习了禅定即冥想以及瑜伽成就者的哲学。他达到了三摩地境界(sarvihelpa Samadhi),并神示见到了卡提伽马神庙的神穆鲁加(Muruga)。

在十五岁时,博格纳萨将他送到他的上师即传奇的阿嘎斯提亚那里,阿嘎斯提亚在泰米尔纳德的库特拉兰(Courtrallam)附近。在库特拉兰刻苦练习瑜伽整整四十八天之后,阿嘎斯提亚现身,并教授了他强大的呼吸技巧即克利亚(克里亚)昆达里尼(灵能)调息法。他让纳伽拉吉去远在喜马拉雅山里的巴德里纳斯(Badrinath),以通过高强度练习所学到的技巧,从而成为一位瑜伽成就者。接下去的十八个月,纳伽拉吉一个人住在一个洞穴里,练习博格纳萨和阿嘎斯提亚教给他的瑜伽技巧。通过这个过程,他放下了小我,一直到身体的每个细胞层面都臣服于神圣。他因此成为了瑜伽成就者,即彻底臣服于神圣的力量和觉知力!他的身体不再受到疾病和死亡的摆布。经过这次彻底改变,他成为了一位伟大的瑜伽成就者,致力于帮助人类走出痛苦。

巴巴吉的长生不死

从那时起的多个世纪以来,巴巴吉继续引导并鼓舞着历代伟大的圣人和灵修上师们,帮助他们实现使命。其中包括公元后九世纪伟大的印度教改革者商羯罗(Adi Shankaracharya),以及十五世纪为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教徒所爱戴的圣人卡比尔(Kabir)。商羯罗和卡比尔据说都由巴巴吉亲自接引,且两人的著作中都提及巴巴吉。巴巴吉的外貌依然是十六岁的年轻人容光焕发的样子。在十九世纪,神智学协会发起人布拉法斯基女士称巴巴吉为弥勒菩萨,即活着的佛祖, C.W里德百特的《大师和真理之路》中描述他为未来时代世界的老师。

巴巴吉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的复兴

巴巴吉使得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得以复兴,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在帕坦伽利公元后第三世纪的经典瑜伽著作即瑜伽经内被提及。帕坦伽利在第二章的第一部分定义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为“坚持不懈的练习(特别是练习超脱)、自我学习和对神的信仰”。除了以上定义以外,巴巴吉还加入了坦陀罗(Tantra),包括通过使用呼吸、曼陀罗(mantra)和奉献活动提升最伟大的潜能和觉知即昆达里尼灵能。他的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现代综合体系包括一系列的技巧。在一八六一年巴巴吉将强大的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体系传授给了拉何礼马哈萨亚。

巴巴吉揭示的其他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技巧

一九五四年,在嘎瓦(Garwhal)喜马拉雅山区接近巴巴吉的巴德里纳斯静修所的地方,巴巴吉在六个月期间将完整的一百四十四种克利亚(克里亚)即技巧传授给了一位伟大的门徒S.A.A拉迈亚,这一百四十四种克利亚(克里亚)即修行技巧包括体式、调息法、冥想、曼陀罗和奉献技巧。拉迈亚成为了一位伟大的瑜伽修行者,并将巴巴吉的克利亚瑜伽(克里亚瑜伽)作为一项使命传授给了全世界数以千计的修习者。

幸运的是,巴巴吉为了他的使命从幕后走到了前台。他在一九七零年早期在住在喜马拉雅山区的库马昂(Kumaon)地区的斯瓦米萨提亚斯瓦拉昂达(Swami Satyaswarananda)面前现身,让他翻译并出版拉何礼马哈萨亚的著作。斯瓦米从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家中出版了一系列的著作名为《梵文经典》。本文作者马歇尔葛文登非常有福地能够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在情绪体层面两次面见巴巴吉。这两次面圣发生在巴德里纳斯以北三十公里的阿拉卡南达(Alakananta)河的源头海拔五千米的地方。面圣过程中,巴巴吉是以铜色头发,穿着一件简单白色兜提(dhoti)、容光焕发的年轻人形象出现,他允许作者葛文登摸触他的双脚。

巴巴吉的成就

如果我们不能了解巴巴吉的瑜伽成就者的传承,我们无法了解甚至无法想象巴巴吉的伟大。在实现了内在的神性之后,瑜伽成就者们并没有选择逃离浊世,而是将整个存在臣服于神性,使之在各个层面得以体现。他们寻求彻底升华人性。

瑜伽成就者提卢穆拉(Thirumoolar)在公元后第二至第四世纪撰写的提卢穆拉经(Thirumandiram),通过三千多行珍贵的经文展示了瑜伽成就者成就的广度和深度。我们的研究显示:提卢穆拉是巴巴吉的上师博格纳萨的同门师兄弟,也是最出名的瑜伽经作者帕坦伽利的同门师兄弟。虽然大部分瑜伽成就者的泰米尔或梵文著作尚未被翻译成其他语言,但存在一些上佳的研究,诸如卡米尔斯维利毕(Dr Kamil Zvelibil)的《能量诗人》(Poets of the powers)以及大卫高登怀特教授(David Gordon White)的“炼丹体”(The alchemical Body)。这两本学术研究详细地描述了瑜伽成就者的惊人成就,并揭示了巴巴吉并不是什么独特的外星人。巴巴吉展示了奥罗宾多(Sri Aurobindo)所指的全人类所渴望的人性的超心智转换,这也许是我们进化过程的下一步。因此,巴巴吉不是我们的救世主,也不是某个宗教领袖。他并不需要我们的崇拜甚至承认。如同其他所有的瑜伽成就者,他已经完全地臣服于神性,作为神性的工具,给这个浊世带来觉知、无条件的喜悦以及至高的平静的清明之光。

愿天下人都能实现人类最伟大的潜能

MountainsBadrinarayan Temple

© 1995 - 2018 - Babaji's Kriya Yoga and Publications - All Rights Reserved.  "Babaji's Kriya Yoga" is a registered service mark.